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胡淫乱语之乞丐母女 更多>>
 

    胡淫乱语之乞丐母女

    时间:2018-05-17 「啊~~~啊~~~~哦~~come on~~~」刺激的声音伴随着诱人的画面出现在电视里,我就在电视前怀着激动的心情做着一件对我来说很刺激的事情。
    为什么A片里的女人都有那么好的身材,而且她们的叫声是那么的专业,大概一个性冷淡听到这声音都会有慾望,就不要说我,一个天天呆在家里,无聊而且又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了。
    我的眼睛盯着屏幕,左手上下的套弄着朝天而起的阴茎,龟头上已经出现了一丝的液体,右手的手指紧紧的按在睪丸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阻止了睪丸里的精液排到外面的话我就可以感受到特殊的快感。
    电视上出现的是一个特写,是男主角的阴茎从阴道里拉出的镜头,而且他将精液射到了那女人的阴道中,女人的阴道口一张一合,不一会白色的精液从收缩中的阴道里流了出来,略微有点褶皱的阴唇阻止了精液的流出,但是更多的精液从里面涌了出来,那两片阴唇自然无法阻挡,白色的精液顺着阴户的地势流了下来,一直流到了肛门附近。
    这么刺激的场景我当然不会放过,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右手也有节奏的按着睪丸的下面,一阵快感来临,精液出现在阴茎中,我左手用力的捏住阴茎不让精液通过,热乎乎的精液在我的尿道中停了下来,但是阵阵的快感使我忍不住还是鬆开了手,精液从尿眼中流了出来,我轻轻的套弄着,任凭精液留在手上。
    「呼~~~」我鬆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事先準备好的纸巾擦了擦手上以及龟头上的精液,然后将裤子整理一下,又将碟片从机器里拿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柜子里,最后锁上柜子。
    我叫胡言,今年26岁了,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区域主管,负责我们这个城市的市场开拓以及资料收集。我有几个员工,所以工作基本上由他们做。我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我所需要的是一台电脑,然后每次由我的手下将资料发到我的email中,我再综合起来做成报表发给公司,然后等待着公司的命令,最后我再命令我的手下去做。
    平时比较轻鬆,爸爸妈妈在大使馆工作,一年到头都在国外,每年回来的次数不多,所以把我托付给姑姑,每月汇款给我。我每月有自己的收入,不算高但是够我平时开销的了。姑姑在一个公司上班,照顾我的时间也不多,所以很少来我这里,我没事的时候会到她那里打打牙祭。
    我是个色鬼,但是有色心没有色胆,最大限度也只是在家看看A片打打手枪而已,朋友每次叫我出去风流快活我都推脱了,因为我不想给人留下个坏印象,可事后回到家里都十分的后悔自己没有去。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七点了,于是穿好衣服出去吃饭。我在一个小区的一楼住,为的是出门方便。楼道很宽敞,而且有暖气,我才走到楼道里就有人迎面向我走来,然后跪在我面前抱住了我的腿。
    「先生,先生,行行好吧,给点东西吧,我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妇女的声音响起。听着是女人的声音,可我一看,怎么也看不出她是个女的,她身上穿着一身乱七八糟的东西,乍看起来有点抽像艺术的味道,裤子套了几层,但是确实上下都是洞,里面黑黑的皮肤都露了出来。
    「先生,先生~~我还有一个女儿啊,我们好久都没有吃到东西了。」她还是求我。我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本来可以一脚将她踹开,但是她抱的太紧了,我也没办法,只有从包里拿出了十元钱给了她。
    「谢谢~~谢谢~~」她一边说一边给我磕头。
    我没有理她自己走了出去,我们这个区的居委会因为同物业公司弄了矛盾,那些家伙就不再管我们了,有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去管,所以现在我们这个区的乞丐比较多,但是没办法。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无聊的溜跶,然后找了一家小餐馆进去吃了点东西,一个人实在是无聊,我又在大街上转了转,然后进了一家酒吧喝了几杯,就同酒保闲聊,顺便就聊起了乞丐。
    「其实那些乞丐并不是真的乞丐,他们大多有家,只是现在是冬天了,到了农闲的时候,所以他们出来乞讨赚点外块。」酒保给我满了一杯酒说。
    「哦?真有他们的。」我喝了一口酒说。
    「其实还不止呢,听您说的,刚才您遇见的多半是一些外地来的,要不就是我说的情况,要不就是家里有了什么问题了。这个城市内的乞丐才厉害呢,他们有自己的地盘,有自己的分工,还有帮主呢。」
    「帮主?那不是成了丐帮了吗?」我说。
    「这也没办法啊,这些乞丐各有各的法宝,有的一天要百十块那是正常。」酒保神秘的说。
    「真是可怕。」听酒保说的这些话我不禁对乞丐有了一些兴趣。
    我同酒保谈的挺投机,一直到了十一点多我才回到自己的小区里,楼道里很黑,我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只带着手电筒的钢笔。我正要向自己家走去,忽然被什么东西绊到了,我用手电筒一照,发现竟然躺着一个人,正是我出门的时候同我要钱的那个女人,在那女人的前面还躺着一个,但是看不清楚脸。
    我蹲下了身体,妇人没有反应,我把手放在她的鼻孔下,呼吸很微弱,我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很,看来是感冒昏了过去。她们就躺在我家门前的地方,我把妇人向外推了一下,妇人身体一翻趴在了地上。
    我一看,心跳开始加速了,原来妇人的裤裆破了有一大块,红色的内裤都露出来了,借助那一点点的手电光我发现她的臀相当的丰满,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这一摸手立刻像被吸住了一样无法从上面挪开,我的手从她红色的内裤侧面塞了进去,当我摸到那毛茸茸的阴部时,我的心已经跳成一团了。
    一个淫蕩的笑容出现在我的脸上,现在已快到凌晨了,大家差不多都已休息了,想到这里我将妇人的内裤扯了下来,微弱的光使我只能看见黑黑的一片,我的手在上面摸索着,找到了那个温暖的小洞,妇人身上很烫,她的阴道也很热。
    机不可失,我立刻把裤子褪到大腿处,然后露出了早已经勃起的阴茎,我用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抠了几下,发现里面很乾,于是我吐了点口水在上面,她的身上有一股难闻的气味,阴部的味道更是如此,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兴致,我紧张的把阴茎顶在她的阴部,然后一用力,阴茎顶了进去。
    「嗯!」阴茎的进入使她发出了声音,但是随后又没了动静,我双手撑在地上,阴茎用力的抽动起来。
    好舒服,没有想到她的阴道是这么的紧,更没有想到的是本人的第一次居然是同一个乞丐,我都感觉到好笑,但是现在的我没有时间想别的,我享受着从阴茎上传来的快感,这新奇刺激的玩法真是有趣。
    我单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费劲的摸到了她的乳房,于是一边抽动一边开始捏着她的乳头,我怎么用力的捏她都没有动静。
    特殊的环境,特殊的人,再加上我有点紧张,于是很快我就射了,精液毫无保留的送给了妇人的阴道。
    我停了一会,然后依依不捨的把阴茎拉了出来,我看了看左右立刻打开房门跑了进去。
    回到家后,我靠在门上,手按在心脏部分,我的心还在那里激烈的跳动着,额头上已经出汗了,真是刺激。我平静了一下,然后走进洗手间洗了一个澡。
    我舒服的躺在床上,阴茎上还留有乞丐妇人的余温,我在那里翻来翻去的,大脑里总是在想刚才的事情,我努力的闭上眼睛不去想,但是还是不行。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披上衣服,走出了门,我打开外面的灯,一看那两个人还在那里躺着,虽然楼道里有暖气,但是北方的冬天不是一般的冷,我心一横,走出去分别将她们两人抱了进来。
    我把她们放在了沙发上,我才发现原来另一个人也是个女的,她们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我走进洗手尖间,然后在浴盘里放满了水。
    乞丐穿的衣服真是有特点,不管多么小的衣服都能穿得进去,我费了半天的工夫才把她们的衣服都脱掉,身材都不错,虽然髒了点,我在她们的乳房上摸了几把,然后把她们一起抱进了浴缸中,好在我的浴缸还够大,我把她们面对面的放在里面,然后开始了清洁工作。
    给她们脱衣服难,给她们洗澡就更难了,我的一整瓶沐浴露,以及一瓶洗髮水都用完了才将她们清理乾净,我把她们的衣服都扔了,然后又把我父母的一些不穿的衣服拿了出来放在那里,我又把她们从浴缸里抱了出来放到我父母的房间里,然后给她们盖上了被子。
    洗乾净后再看她们原来长的不是很难看,尤其是那个小一点的,看上去应该就是她说的女儿了,长的很文静,睫毛很长,妇人长的也可以,乳房有点下垂,但是嘴唇很厚,很性感,我不知道将阴茎放在她口中会有什么感觉。
    我拿出体温计给她们测了一下体温,一个39度,一个38度9,真是够可以的了,如果不是我她们今天多半就死在外面了。我拿了一些退烧和消炎的药给她们强行灌了下去,然后把被子给她们盖好后我走了出去,从冰箱里拿了点吃的东西,两大块麵包,两瓶果汁,一只鸡,都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当我再次躺在床上时,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一想到她们的身体我的阴茎就蠢蠢欲动,我立刻转换了思想,想起了祖国的经济建设,这才平息了我的慾火。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来了,然后拿着吃的东西走到了父母的房间,她们的样子好多了,脸色也红润起来,我摸了摸她们的额头,两个人的烧退的差不多了,身上出了一身的汗。
    这时候那妇人好像有点清醒的意思了,她摇晃着头,努力的睁开眼睛,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吓了一跳,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周围的一切时,她呆了,但是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她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跪在地上。
    「先生,先生,你是好人,你是活菩萨,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她一边磕头一边说,头撞在地板上发出了声音。「玲铃快起来,快来给先生磕头。」她又把女儿叫醒,两人光着身子一起在地上给我磕头。
    「算了,算了,先把这衣服穿上吧。」我说着把衣服扔给她们。
    我出去在外面等,不一会两人穿着衣服走了出来,果然是人靠衣装,两人穿上后档次立刻火箭般提升。
    「先吃点东西吧。」我说。
    她们走过来跪在了地上,没有动。
    「怎么了?你们不饿吗?」我问。
    「先生,我们这条贱命都是您的,我们不敢。」妇人说,
    「你不要客气,我救你们是有原因的。」我说,「你们过来坐吧。」两人走了过来坐在我两边。
    两人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我家里的摆设,我把吃的东西分成两份,然后递给了她们。
    「吃吧。不够还有。」我大方的说。
    两人开始吃东西,让我奇怪的是妇人把自己东西中的一半都推给了女儿,然后自己只吃一小部分,女儿又把东西推了回来,两人就在那里让来让去的。
    「不用让了,这里东西很多,你们都有得吃。」我说。
    听到我的话两人才继续吃东西,在我印象中乞丐吃东西肯定是狼吞虎嚥的,但是这母女二人却吃的从容不迫,她们不饿吗?很快她们把我拿来的东西全都吃了,连那只鸡的骨头都吃了下去。
    「你们是哪里人啊?」我问。
    「我们是广西农村来的。」妇人说。
    「广西?你们从南方到了北方。」我吃惊的说。
    「是啊,我们一路乞讨到了这里。」妇人的语气很恭敬。
    「那为什么你们要乞讨?」我问。
    「家里穷啊,房子同耕地被政府居委会征走了,给我们那点钱还不够买一台电视的,他们说欠着,一直拖到现在。」她说。
    「那你丈夫呢?」我问。
    「哎~~~丈夫病死了,我们的钱都花在给他看病还有他的后事上了,后来我们没有办法只有出来乞讨了。」她说着眼泪流了出来。
    坐在一旁的她的女儿也哭了。
    我把手搭在她女儿的背上,另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着安慰她们。
    「你们以前有没有上过学?」我问。
    「我女儿上到高中,我也上过初中。」妇人回答。
    「你女儿叫什么?」我问。
    「您叫她小玲就可以了,她人很害羞,哎~跟我出来乞讨真是苦了她。」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们吃东西的时候都很斯文,我又从冰箱里拿了点水果给她们吃,然后自己也吃了点东西。
    俗话说:饱暖思淫慾。我的头靠在沙发上。
    「先生,您……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妇人望着我说。
    我看着她红红的脸,下腹燃起了一股无名火,我的心跳加速了,我拉开了裤子的拉链将阴茎拿了出来展现在她们面前。
    「啊!」小玲大概是没有见过这东西,立刻用手摀住眼睛。
    「不用你们干别的,好好陪我就可以了。」我淫笑着说。
    「先生……你救了我们母女的命,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只是我已经不是女儿身……」
    她还要说什么,我打断了她的话,「没关係,给我嘬嘬吧。」
    妇人看看我,于是俯下了身子将我的龟头含在口里,嘴唇用力的吮吸起来,嘴唇将我的龟头包裹住,不住的在我龟头的边缘处摩擦着。
    她那厚厚的嘴唇果然有特殊的美丽,但是她的技术不是很好,因为牙齿总是磨得龟头有点痛。我的手掀开了她的衣服,然后伸到她的胸前,摸着那对丰满的有些下垂的乳房,手指在乳头上玩弄着。
    她的皮肤摸起来不是很滑,乳房上也有一些小疙瘩,不过这样摸起来更是过瘾,我的手指很用力,开始还是轻轻的揉捏,但是后来却是用力的掐,但是她却一直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还是勤奋的吮吸着我的阴茎。
    我的手又伸到她的臀上,她抬了抬身体让我摸起来更方便,我的手指在她的肛门上蹂躏着那小小的菊花洞,然后又延着她肛门上的体毛摸到了她的阴道口,还是很乾,我的手指又往里插了一点,总算摸到了一丝潮湿。
    小铃在我旁边不敢看,我轻轻的把她的手拿了下来,然后去吻她的唇,但是她闪开了,我吻到了她的脸上。
    妇人看到这情景,她鬆开我的阴茎说:「小玲,我们的命是先生救回来的,你就不要拒绝了,以后你不一定遇见这么好的人。」
    听了妇人的话,小玲主动吻着我的嘴唇,我的舌头伸到她的口中,搅动着,才一会我就感觉到小玲的心跳加速了。
    我的手从妇人的衣服里拿了出来,又塞进了小玲的衣服中,她的乳房摸起来不是很丰满,像一个苹果一样,我一只手刚好抓住,两只手一手一个,我揉着她的乳房,品嚐着她的舌头。
    「小铃,你今年多大了。」我鬆开嘴唇问。
    「19。」她的声音小的很。
    已经19岁了乳房还只有这么大,看来是营养没有跟上,我想。我拍了拍妇人的头,她立刻鬆开了我的阴茎,然后我把小玲按到我的阴茎上,小玲抬头看着妇人,妇人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鼓励,小玲张开了嘴把我的龟头含进口中。
    与她母亲的动作刚好相反,她只是用牙齿将我的龟头轻轻的咬住,然后用舌头在龟头上面四处的舔,我舒服的要死。
    「把奶子给我看看。」我对妇人说。
    妇人点了点头,然后把衣服撩了起来,一双大乳房在我面前跳跃着,我立刻抓住了一只,然后贪婪的吮吸另一个乳头。
    小玲的口要比她妈妈的热许多,口水也相当的多,我可以感受到一股热流从龟头上流到了我的睪丸上,小玲大概发觉了这一点,她立刻鬆开龟头,舌头沿着我的龟头追蹤着那跑出来的唾液,一直追到了睪丸上才停止了动作,然后在我的睪丸上舔了一下后又回到我的龟头上继续的努力。
    我品嚐着少妇的乳头,虽然她已经洗了澡,但是仔细的一闻的话她身上还是有一种奇怪的味道,是一种微微的臭味同沐浴露香气混合的味道。我的手鬆开了另一只乳房,摸到了昨天晚上我曾经享用的阴道上,一想到昨天晚上那过瘾的经历我的阴茎立时又大了少许。
    我把阴茎从小铃口里拉了出来,「把裤子脱掉。」我对妇人说,她顺从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还把女儿的衣服也脱了下来,然后两个人并排跪在那里,屁股冲着我。
    我在阴茎上吐了一点口水,然后用力的插进了少妇的阴道,右手手指塞进了小玲的阴道中,在里面搅动着,阴茎在妇人的阴道中活塞似的抽动着。
    妇人的阴道还像昨天晚上那样十分的刺激,我每次插入都顶到了尽头,妇人的头顶在沙发的靠背上。
    「嗯~~~嗯~~~」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但是从她的反映中我可以看出她也在享受,我用力的抽动片刻停止了运动,妇人见我停了下来,于是自己前后晃动着身体,乾涩的阴道也开始变得顺滑起来。
    我的手指从小玲的阴道中抽了出来,我把上面沾的液体涂在妇人的屁股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手抓着她的乳房猛烈的抽插着。
    大概是很久没有被男人爱抚过的妇人很快阴道就收缩起来,她用力的夹住我的阴茎,双手则用力的抓住沙发靠背,一股异常温暖的液体将我的阴茎包围在其中。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女性高潮了吧,我想着。
    一旁观看的小铃满脸通红,当我们的视线相对的时候她立刻把头扭了过去,我笑了,从妇人的阴道中拉出了阴茎,然后走到了她的后面。
    小玲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她把屁股抬高了一点点,然后学着她妈妈的样子双手抓住了沙发靠背,她的阴道很漂亮,整个阴户都是粉红色的,阴户上长着几根稀疏的阴毛,当我的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的时候她的身体抖了一下。
    我慢慢的把阴茎插了进去,但是才进了一小部分就无法进入了,因为她的阴道太狭窄了,这更刺激了我,我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小玲发出了一声惨叫,眼泪也跟着冲出了眼睛。
    「没关係。没关係,一会就不疼了,还很舒服的。」她妈妈立刻过来,手在小玲的阴部轻轻的抚摩着。
    「先生,她是第一次,所以……」
    「啊?她是个处女啊。」我惊奇的问。
    妇人点了点头,我慢慢的抽动着,当我拉出的时候阴道里鲜红的嫩肉都会向外翻出,一丝血流了出来。
    我更加的缓慢的抽动着,慢慢的小玲适应了我抽动的速度,屁股开始跟着我的节奏慢慢的运动起来,她的阴道真的很紧,我用力的插入的时候阴茎里的血液都会被她的阴道压迫的集中在我的阴部,拉出的时候则聚集在龟头上,弄得我的龟头都发紫了。
    「可以了。」妇人冲我说。
    我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双手爱惜的抚摩着小玲的乳房,开始了抽动,处女的阴道不是一般的娇嫩,也不是一般的刺激,我没有加大幅度,但是加快了速度。
    刚才在妇人那里我已经做了很多準备,所以这次我很快就感觉到了高潮即将来临,而另一面小玲也开始享受到我给她带来的快感,处女的羞涩一扫而光,她在那里快速的晃动着自己的腰。
    当她的阴道猛的收缩的时候我也到了快感的顶峰,浓浓的热热的精液带着我的满足射到了小铃的阴道中,我们一起到了高潮。
    我喘息着躺在了沙发上,看着精液同处女的血混合着从小玲的阴道中流了出来,我满意的笑了,手沾了点处女的血放在口中品嚐着。
    一切都是这么顺利,我现在还是继续着我的工作,每天注意接收手下发来的邮件,我再也不会因为没有同朋友出去风流而后悔了,因为我的家里多了两个人同时供我享用,不过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向我的家人解释,不过没关係,一切都会有办法的。